当前位置:主页 > G生活沟 >【苏丽媚专文】我不在乎获利模式,我在乎每件事情的价值 >

【苏丽媚专文】我不在乎获利模式,我在乎每件事情的价值

苏丽媚执行长创造了梦田文创,她在与新生代的创意人工作中觉察时代,作为一个创意、行销人应该具备哪些思考与行动,才有机会成为突破重围的人?听听苏丽媚谈追求自我的 O2O,不仅是把注意力放自己身上,还要清楚自身行动可以为社会带来的价值是什幺。(推荐阅读:为什幺做热爱的工作还是不快乐?在工作找到自我实现的价值)

追求自我也要 O2O

「O2O」(从 on line 到 off line,从线上到线下),已经是在新媒体、电子商务上经常听到的名词。不过,把这个字放在个人生活中,其实也很有意义。尤其,当现代人把愈来愈多时间投注在「方块里面的世界」(萤幕),差别只在这个方块大一点或小一点时,真实人生中的你,到底追求什幺?

之所以有这层体会,来自前阵子我带儿子一起去听了 TED X Taipei 两天的活动、四十个讲者分享。当中好多人都很年轻,却十分理解自己正在做的事和价值。从他们脸上,我看到一种自信和自在,一种面对未来「无所畏惧」的勇气,有了这一块,驱动他们思考的,就不是只有找工作或薪水领 22K 这种问题,而是如何创造自己的工作,甚至为别人创造工作。(你有没有想过:人,为什幺一定要工作)

【苏丽媚专文】我不在乎获利模式,我在乎每件事情的价值

像世界叠杯冠军林孟欣,从兴趣出发,国小开始,每天利用课余时间练习。因为相信自己可以,不断探索,儘管中间也经历过失败,一度放弃,但在下定决心、全力以赴之后,果然实现她的梦想。最重要的是,她从中发现:「原来我的价值,就在我最擅长的事上。」当十八岁的她站在台上时,林孟欣一点都不怯场,她知道要告诉全世界:「我是怎幺做到的。」

另一位让我印象深刻的,是「非洲之水」﹙Innovating Water﹚设计总监施颜萱。她在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念服务设计硕士,读书时就和同学为肯亚的小学设计出一套净水系统。不但让儿童可以喝到乾净的水,也鼓励更多家长把小孩送到学校就学。现在,施颜萱定义自己是个「服务与互动设计师」,专长是以数位和科技创新来解决社会问题。她追求的又是另一种不同取向的价值─改变环境、影响别人。

这些年轻人很早就发现自己要追寻的目标,进而把目标化为每天奋斗的远景,我觉得他们非常酷。

找到属于你自己的价值

因为这样,我认识很多回乡创业的年轻人,他们务实地回到出生的地方,找到家乡的资产,用自己的创意和能力让它被看见。这些故事每次都让我十分感动,而梦田也希望在当中找到助他们一臂之力的方法。

比如来自台南的起士蛋糕专卖店「起士公爵」,执行长王奕凯曾在医疗及营养机构服务过,对病人照护和健康食材有深切了解。许多食物在製作材料上虽然合法,却会造成健康疑虑,所以,他坚持不添加任何澱粉、不用奶油及化学添加物,立志做出糖尿病患也能吃的起士蛋糕。王奕凯也回乡找寻在地食材,像是台南新化的地瓜、云林古坑摇滚农场的橘子,还有麻豆的红心土芭乐,将在地食材与美食文化结合。

早早明白自己的志业,其实是件幸福的事。我自己也花过一段时间摸索。从小,我一直觉得我不是很有才华、很平凡,所以一路上,我更格外努力学习。慢慢地,发现自己每次学新东西,都可以乐在其中,并转化出观点和创造力,于是,我找到了我不可被取代的价值,也逐渐建立自信。

后来踏入职场,不管主管派给我任何任务,哪怕是新闻、业务、创作,纵使没做过,我都会很兴奋。碰到On档剧开天窗,我会自告奋勇,下场去递补编剧;遇到记者不足,就补位跑新闻。这个特质听来可能很「一般」,但这个「一般」却是我肯定属于我的独特,所以在每份工作、每个角色上,我都不断练习它。

别让感官被钝化

如果现在的你对于自己要什幺仍觉得困惑、不知从何开始,我没办法提供标準答案。然而,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,一定要先有好奇心和探究的行动力,勇敢接触一些本来陌生、甚至你并不理解的事情。

【苏丽媚专文】我不在乎获利模式,我在乎每件事情的价值

我看过很多人在踏出第一步上的盲点,都是想「便宜行事」。没有人可以没有过程就直接跳到终点,现代人却花太多时间「想」答案,不愿意花力气去「走」过程。举个最容易理解的例子,当你今天在社群网站上,看见朋友贴了则好有趣的讯息,你是单纯按个「讚」,再跳下一则?还是决定亲自去体验一下?当行动和感知都不断被「钝化」时,怎幺可能找出真正召唤内心深处的价值呢?

最近有人问我,为什幺经常观察数位汇流或新科技变化,但真正在推动的事,却回到最原始的「纸本阅读」?事实上,这也是我对自己的提醒,不要在这股数位潮流里,不知不觉让自己的感受力一直降低。

为您推荐